• +1-200-196-348-24

  • 272 California, USA

  • Mon - Sat: 8.00 - 18.00

NBA天才探花郎彪马篮球鞋“救世主”?

德国运动品牌Puma(彪马),算是篮球鞋领域的老玩家了。上世纪70年代,彪马以品牌最经典的Clyde鞋型作为灵感,打造了出篮球鞋Clyde Court Disrupt,并以一纸终身合约携手沃尔特·弗雷泽。凭借“盗帅”传奇般赛场表现,Clyde一炮而红,成为当年备受追捧的篮球鞋。尝到甜头后,彪马加大在篮球领域的投入,重金签约“微笑刺客”托马斯等人。不过球员表现未达理想高度,再加上致伤舆论影响及NIKE等新星崛起,彪马在NBA赛场上节节败退。

上世纪90年代末,彪马决心放手一搏,与文斯.卡特签下了一纸10年5000万美元的合同。“加拿大飞人”不负众望,斩获当赛季最佳新秀,但脚下的Cell Orgin彪马篮球鞋并未蹿红。一是产品科技不如NIKE等竞争对手,二是球鞋缺乏球员个性元素。彪马后来努力为卡特改造过球鞋,但双方还是在合作一年后宣布解约。值得一提的是,耐克承担了卡特的“分手费”,总计超过1500万美元。

失去卡特后,彪马也断断续续签过一些NBA球员,但几乎没有泛起什么浪花。迈入21世纪后,彪马便在NBA赛场上宣告绝迹。直到2018年,彪马才正式宣告重回篮球鞋领域。

彪马大手一挥,签下2018年16名乐透秀中的4人,其中包括状元郎德安德烈·艾顿。与此同时,彪马还从NIKE手中抢到鲁迪·盖伊,与凯尔特人后卫罗齐尔签约,还以一纸终身合约邀请“盗帅”出山。除此之外,彪马聘请说唱大咖Jay-Z出任篮球运营总裁,主要负责创意咨询方面的工作。回归之后打造的Clyde Court Disrupt,成为当时鞋圈出镜率最高的球鞋之一,但“三球”的个人签名球鞋,才算真正把彪马带回NBA赛场。

2020年选秀之前,彪马便签约了拉梅洛·鲍尔,不过鉴于其家庭背景等因素,当时并未全力支持“三球”,仅在赛季中期为他推出了球鞋Court Rider。幸运的是,鲍尔是不可多得的天才,遭遇手腕骨折伤病后,还能在常规赛阶段场均贡献15.7分5.9篮板6.1助攻,成功当选2020-21赛季NBA最佳新秀,还入选当赛季NBA最佳新秀第一阵容。

“三球”天赋让彪马惊喜不已,于是马不停蹄为其打造个人签名球鞋。折腾大半年,彪马品牌历史上第三双个人签名篮球鞋MB.01问世:鞋面采用3D打印结构,完善并加强了鞋子整体设计基调;在鞋舌根部、鞋底和鞋身等地方,印有诸多“三球”个人元素,突出强烈的个人风格;中底采用彪马顶级跑鞋科技Nitro Foam,全覆盖的防滑橡胶外底,缓震性、抓地力和耐用性面面俱到。值得一提的是,彪马还融入了诸多时尚元素,MB.01也算是优质的潮流鞋之一。

从市场反馈消息来看,MB.01还是取得了不错的反响,二级球鞋市场上已处于溢价状态。当然,MB.01肯定还不能与Kyrie系列等“老大哥们”相提并论,但这也算是开了个好头。其实从球员角度来讲,毒sir十分看好“三球”签名鞋的前景。

目前黄蜂26胜21负,排名东部第七。球队战绩不算出色,但在鲍尔策动下,场均得分、助攻及快攻得分,均排在联盟前三。而“三球”本人场均贡献19分7.3篮板7.6助攻,三分球命中率36.1%。全联盟能同时完成这四项指标的,仅有他一人。不过比起耀眼的数据,“三球”最令人期待的还是比赛方式。夸张点讲,他是开启上帝视角打球。

毒sir见过不少超级后卫,他们视野超群传球精妙,但鲍尔是个另类。他获取信息范围大,处理信息速度又快,扫视球场后能预判跑位,迅速把球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送到最佳位置。你不妨回头看鲍尔的传球,有些几乎就是九死一生的冒险之举,可他就是成功了。鲍尔的队友布里奇斯曾说过,你只管跑就行了,他会找到把球送到你手里的方法。

这种创造力打法,在当今联盟十分罕见。物以稀为贵,鲍尔必然会享受球队“优待”。另外,鲍尔性格十分沉稳,谦逊活泼不张扬,愿意为篮球付出一切。上赛季休赛期,他过着两点一线的宅男生活:往返于训练场和公寓,所有时间花在训练跳投和力量,唯一消遣就是电子游戏。只要不受伤病等意外事件侵袭,“三球”极有可能成为联盟的未来之星。

彪马能随着拉梅洛·鲍尔的蹿红,在NBA赛场上获得更多曝光率。但能否真正在篮球鞋领域站稳脚跟,最终还得看球鞋实战表现。但愿这次,别再上演卡特分手闹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