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0-196-348-24

  • 272 California, USA

  • Mon - Sat: 8.00 - 18.00

土耳其为什么不承认库尔德人是独立民族?

2022年6月底,北约峰会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召开。瑞典、芬兰(5月份申请加入北约)和土耳其之间的分歧将会是峰会的重要议题之一。

由于瑞典、芬兰加入北约需所有成员国一致同意。因此,两国“入盟”日期极有可能被一推再推。

土耳其之所以拒绝瑞典、芬兰的申请,是因为土耳其指控两国向“库尔德工人党”武装人员以及为土耳其现总统埃尔多安的反对派提供政治庇护。

土耳其不仅把“库尔德工人党”列为恐怖组织,而且长期以来拒绝承认库尔德人的独立民族地位。

库尔德人总人口约3000万,是中东仅次于阿拉伯人、土耳其人(6000万)和波斯人(5400万)的第四大民族。

库尔德人主要分布在伊朗(第三大民族),土耳其(第二大民族),伊拉克(第二大民族)和叙利亚(第二大民族)四个国家。

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三国都承认了库尔德人是该国境内的少数民族。唯独土耳其把库尔德人定义为“山地土耳其人”。

那么,为什么唯独土耳其不承认库尔德人的民族身份?库尔德工人党为什么被指控为呢?

传说,公元前7世纪,中亚地区曾建立起米底王国。公元前6世纪,波斯人征服了米底王国后,部分波斯人和米底的部落混血,形成了库尔德人。

根据人类学家的研究,库尔德人是伊朗高原的土著部落和波斯语族部落混血而成的。

从公元前6世纪到公元7世纪,波斯人曾两度建立起庞大的帝国。与周边民族相比,库尔德人世代居住在山区,以游牧为生,经济发展落后于周边的波斯等民族。

库尔德人生活区地处波斯帝国通往欧洲(罗马、拜占庭)的要道。因此,这就注定了库尔德人被周边强权轮番统治。

公元7世纪时,起源于阿拉伯半岛的阿拉伯帝国灭亡了萨珊波斯。阿拉伯帝国统治下的库尔德人、波斯人以及中亚的突厥人皈依了教。

公元630年左右,去世。阿拉伯帝国内部因为继承人问题分离成什叶派和逊尼派。阿拉伯人、突厥人以及库尔德人的大多数皈依了逊尼派,唯独波斯人多数皈依什叶派。

公元1258年,蒙古帝国又灭亡了阿拉伯帝国。波斯人、库尔德人、阿拉伯人被蒙古所统治。

从7世纪到13世纪,波斯帝国、阿拉伯帝国都遭遇过灭国的命运,唯独东罗马帝国(拜占庭)的国运持续,一共近千年。

然而,随着蒙古人撤出中亚,东罗马帝国面临着塞尔柱帝国(奥斯曼帝国)的压力。

13世纪末,塞尔柱突厥人在小亚细亚半岛东部建立了奥斯曼帝国。小亚细亚半岛被视为土耳其人的龙兴之地。

1453年,奥斯曼帝国灭亡东罗马帝国。然后又北上占领了欧洲基督教的土地,成为了地跨欧亚非、囊括不同宗教、多个民族的庞大帝国。

16世纪时期,萨法维王朝统一了波斯,建立什叶派帝国——萨法维波斯帝国。奥斯曼帝国东部边境迎来了萨法维波斯帝国的竞争。

经过多年战争,17世纪时期,奥斯曼占领了大部分库尔德人居住区,波斯帝国占领了库尔德人的东部一小片地区。

波斯人和库尔德人虽然民族成分相似(波斯语族),但波斯人主要信仰什叶派,库尔德人属于逊尼派。

因此,生活在波斯的库尔德人备受波斯人的压迫,波斯人强迫库尔德人迁至相对荒凉的西北部地区。

从15世纪征服东罗马帝国到17世纪征服中欧的战争中,库尔德人长期以来作为奥斯曼兵力的主要来源,冲在最前线。

作为回报,奥斯曼帝国对库尔德人采取了一定的宽容态度,承认了其16个公国和50个地区的自治地位。

作为奥斯曼帝国的主要雇佣军,库尔德人见证了奥斯曼帝国的兴起,也见证了奥斯曼帝国的衰落。

1831年,在英法俄等大国的支持下,奥斯曼境内的基督教民族——希腊率先独立。

1847年,随着最后一个库尔德公国的自治权被取消,奥斯曼境内的库尔德人完全沦为了附庸。

民族政策收紧反而加剧了帝国的衰落。1877年,为获取南方温暖港口的俄国发动“俄土战争”。

奥斯曼帝国战败,不得不承认罗马尼亚、塞尔维亚等巴尔干基督教国家独立。20世纪初,在英法俄的支持下,保加利亚脱离奥斯曼独立。

一战时期,奥斯曼加入了德奥同盟国作战。英法支持奥斯曼境内信仰教的非土耳其族(主要是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的独立运动。

一战以同盟国阵营失利而告终。作为战败国,也是异教徒(相对英法等基督教国家)的奥斯曼帝国,受到了严厉的处罚。

为了肢解奥斯曼这个“异类”,战胜国和奥斯曼签署了近乎严苛的《色佛尔条约》。

希腊获得了土耳其海峡附近的领土,阿拉伯国家汉志独立得到承认,伊拉克、叙利亚等阿拉伯人的领土交给英法托管。

英法打着“民族自决”的旗号,要求奥斯曼允许境内的库尔德人获得高度自治,并允许独立公投建立国家。

《色佛尔条约》让奥斯曼不仅丧失了阿拉伯人地区,就连土耳其人居住的小亚细亚半岛也要被瓜分,严重损害了土耳其人的民族自尊心。

在军事将领凯末尔的带领下,土耳其成立了国民军,与奥斯曼苏丹势力和一战战胜国作战。

此外,由于俄国发生十月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土耳其地处黑海到地中海的战略要道,是阻止苏俄(苏联)扩张的前沿阵地。

因此,英法决定开始扶持土耳其对抗苏俄(苏联)。原本《色佛尔条约》被弃用,以新的《洛桑条约》取而代之。

库尔德人地区成为了英法和土耳其交易的牺牲品,英法承诺独立的库尔德地区被并入土耳其。

原奥斯曼帝国境内的阿拉伯人聚居区被英法托管。英国托管的伊拉克、法国托管的叙利亚境内都有库尔德人的存在。

再加上波斯(伊朗)境内的库尔德人。库尔德人一共形成了一个民族分居四个不同国家(地区)的局面。

起初,土耳其政府对于库尔德人的政策是软硬兼施,有限承认其自治地位,允许其使用民族语言。

但库尔德人是土耳其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占9%的比重(1925年)。库尔德人主要分布在土耳其东南部的山区,该地区被视为是奥斯曼的龙兴之地。

从20世纪20年代起,库尔德地区多次发动叛乱。加入库尔德地区分离势力得手,土耳其将丧失19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而且面临龙兴之地的失去。这是土耳其不能接受的。

1924年,土耳其出台宪法,被视为是土耳其政府对库尔德人政策的转折点。新宪法否认库尔德人的自治权,库尔德语被禁止在公共场合使用。

根据这部宪法,库尔德人的民族身份被否认,而是以“山地土耳其人”取而代之。

“土耳其化”政策激起了库尔德人的反抗。1924至1928年间,库尔德人为争取民族自治爆发了多次武装起义,因实力相差悬殊,遭到了土耳其的强力。

1934年,为了进一步控制库尔德地区,土耳其颁布了《移民安置法案》,鼓励土耳其人迁移至库尔德地区,并没收库尔德地主的财产。

通过鼓励土耳其人迁入的方式,进一步在库尔德地区“土耳其化”,稀释库尔德人在当地的比重。

1937年-1938年,土耳其迪尔希姆地区的库尔德人反对“土耳其化”政策。土耳其采用了空军轰炸等军事行动展开报复,大约有1万至1.5万人被害或流亡海外。

二战时期,土耳其保持了中立,未卷入世界大战。但库尔德分离问题始终是土耳其所头疼的问题,土耳其政府军和库尔德武装叛乱的斗争持续不断。

二战后,叙利亚脱离法国独立。独立后的伊拉克和叙利亚继承了原来的领土,包括所辖的库尔德人聚居区。

库尔德人成为了地跨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四个国家的民族,近一半的库尔德人口生活在土耳其境内。

二战后,美苏两极争霸的格局形成。土耳其和伊朗都站在了美国主导的西方阵营,严重威胁到了苏联的南方边境。

为了南方边陲安全的需要,苏联扶持伊朗境内的库尔德人独立建国——马哈巴德共和国(1946年1月至12月)。

虽然该共和国在1946年12月被伊朗巴列维王朝所消灭,但依然引起了土耳其的恐慌。

因为苏联(俄国)和土耳其有历史恩怨,苏联一直对土耳其扼守黑海的海峡耿耿于怀,而土耳其担心苏联同样扶持土境内的库尔德人独立,威胁国家安全。

从1952年加入北约之后,土耳其一直以来也都执行对库尔德人的“土耳其化”政策。

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随着周边局势的变化,土耳其开始重新审视了对库尔德的民族政策。

1977年,伊朗发生革命。1979年,革命推翻了巴列维王朝,建立政教合一的共和国。

为了巩固新生政权,伊朗承认了包括阿塞拜疆族、库尔德人在内的少数民族,伊朗库尔德人的民族身份得到确认。

伊朗和伊拉克因为中东霸权而爆发了“两伊战争”。伊朗则支持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人反抗伊拉克萨达姆政权。

受苏联以及伊朗革命的影响,1978年,土耳其的库尔德人成立了“库尔德工人党”。成立初期,库工党希望建立独立的库尔德斯坦国家。

1980年代,该党被土耳其取缔。从1980年代中期到1990年代末,土耳其和库工党为主的武装人员进行了长达近20年的斗争。

库工党开始转入地下,从事针对土耳其政府的活动。因此,库工党也被土耳其、美国列入恐怖组织。

20世纪80年代,不仅土耳其境内成立了库工党武装,对抗中央政府。两伊战争期间,伊拉克的库尔德分离势力在伊朗的支持下,也从事分离活动。

此外,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欧盟(欧共体)实现了三次扩盟。1995年,瑞典、芬兰和奥地利加入了欧盟。土耳其也把加入欧共体(欧盟)当成国家的重要目标。

为满足这一条件,土耳其在加强对库工党等分离势力(恐怖组织)围剿的同时,也改变了以往强势打压库尔德文化的政策,开始尊重库尔德人的权利。

1999年,土耳其政府将库工党头目抓获。土境内的库尔德分离势力暂时得以平定。

其余的库尔德武装则逃亡到伊拉克、叙利亚境内。2002年,为了尽快达成入盟条件,土耳其解除了对库尔德语的限制。

但即便如此,欧盟因为宗教、文化、历史和经济缘故,土耳其始终没有成为欧盟成员国。

2003年到2011年,伊拉克战争和叙利亚战争相继爆发。伊拉克、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脱离了中央政府的控制,取得事实独立。

2017年,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地区干脆宣布公投独立,这更加剧了土耳其的不安。

从2015年到2019年,土耳其多次发动了越境打击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的行动。

许多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沦为难民,逃往欧洲。福利较好的瑞典、芬兰成为了逃亡首选。

土耳其和欧盟逐渐站在了对立面。大量接收库尔德难民和武装人员的瑞典、芬兰被土耳其指控“为恐怖组织提供庇护”。

2019年10月,土耳其发动了代号“和平之泉”的行动,越境打击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土欧关系更加恶化。

2022年5月,当瑞典、芬兰提出加入北约时,土耳其多次否决瑞典、芬兰的申请。

由此可见,土耳其对库尔德人的态度一直以来都是困扰土耳其内政外交的重要因素。从土耳其共和国建国开始,一直对库尔德人实行“土耳其化”。从1980年到21世纪初,为加入欧盟,土承认了库尔德人的部分权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