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0-196-348-24

  • 272 California, USA

  • Mon - Sat: 8.00 - 18.00

图赫尔没有给切尔西的青少年球员以联赛出场时间。下一代青训路在何方?

原标题:图赫尔没有给切尔西的青少年球员以联赛出场时间。下一代青训路在何方?

五年前,孔蒂成为第一位没有在英超赛季中给青少年球员上场时间的切尔西主帅。

这个讨人厌的标志性纪录在当时却并不引人注目。不仅因为孔蒂赢得了冠军,而且他也只错过了一周时间——奥拉-艾纳(Ola Aina)在20岁生日仅仅7天后便在对阵莱斯特城的比赛中替补出场实现了他的英超首秀。

但由于在21-22英超赛季中没有选择使用青训梯队球员,图图现在已经和孔团长一道载入史册,而这也引起了一些棘手的问题,因为一些年轻人正于此间考虑他们在斯坦福桥的未来。

超过20名青年球员合同要么在今夏到期,要么仅剩未来12个月。诚然,每个青训学院的人员流动率都很高,无论如何总会做出人员去留的决定。但如今,留下他们不想失去的青年才俊的任务将会变得更加困难。

没人可以指责图图对青训漠不关心。自2021年1月上任以来,这位德国人经常观看青训比赛。上个月,当U23梯队与托特纳姆热刺进行他们务必取胜的英超B甲级联赛的保级之战时,图图与工作人员和一线队球员们一起在现场为他们的胜利欢呼。

此外,他也可以理由充分地举出本赛季对青少年球员的使用。哈维-韦尔(Harvey Vale ,5次出场),刘易斯-霍尔(Lewis Hall ,1次),泽维尔-西蒙斯(Xavier Simons ,1次),裘德-苏普-贝尔(Jude Soonsup-Bell ,1次)在国内杯赛中完成了他们的成年队首秀。特雷沃-查洛巴虽已过年龄关,但他也是名青训毕业生并在一线次。因此,这是另一个可算作积极因素的加分项,不用说还有梅森-芒特、里斯-詹姆斯和卡勒姆-赫德森-奥多伊这几位持续作为一线队常客。

然而,看这事也需要一些其他的视角。以查洛巴为例——去年夏天季前准备期开始时,图赫尔并没有计划让他参与进一线岁球员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赢得了一个位置,但倘若俱乐部按照图赫尔所期望地从塞维利亚成功签来孔德,查洛巴肯定不会得到机会。查洛巴在赛季后半段常被排除在阵容之外,而切尔西这次转会窗预计仍将试图引进孔德,这可能将影响这位英格兰后卫的比赛时间。

上面提到的对四位青训梯队球员的使用并不应被忽视或遗忘。对他们每个人来说,一线队首秀都是显著的成就。然而,在整整63场比赛的赛季中,他们总共只获得了331分钟的出场时间,韦尔在3月对米堡的比赛中作为替补的短暂登场是他们之中的最后一次一线队比赛出场。

图赫尔有理由认为,赛季进行地越久之后,风险越大,所以更需要有经验的球员。但仍有一些让青训球员出场的机会被忽视了。

在对布伦特福德的英联杯四分之一决赛中,苏普-贝尔和西蒙斯展露出一些成功的迹象。但那还是12月的事,自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看到他们。17岁的刘易斯-霍尔在足总杯对阵切斯特菲尔德的比赛中赢得了很多赞誉,但也仅止于此了。

当天在主场迎战非联赛对手的阵容出奇地强大,其中包括罗梅卢-卢卡库、蒂莫-维尔纳、克里斯蒂安-普利西奇和哈基姆-齐耶赫等几名国脚。与英超联赛不同的是,足总杯允许换上五名替补,但球队仅在 5:1 领先时才换上韦尔。板凳上的查理-韦伯斯特仍在等待他的职业比赛首秀,他和西蒙斯在那场的替补席上干坐到了最后。

在第四轮主场迎战英甲球队普利茅斯的比赛中只有年轻的门将泰迪-沙曼-劳(Teddy Sharman-Lowe)入选了阵容名单。切尔西的一线艰难取胜,尽管图赫尔越来越多地抱怨一线队的比赛节奏太过忙碌。

3月10日对阵诺维奇的比赛中韦尔出任替补,这是最近一次有青训梯队球员露面的英超比赛。在比赛最后4分钟时图赫尔还手握两个换人名额,并且他的球队以2:0领先。但他选择换上了坎特和卢卡库,而非让韦尔获得在英格兰顶级联赛的出场记录。

英超赛季的悬念被保留到了最后。诚然,切尔西花了比他们本应需要的更长的时间来确保前四,这可能对阵容选择产生了影响,但他们确保欧冠资格后,还有两场比赛。尽管如此,在对阵莱斯特和沃特福德的最后2场比赛中,没有青训梯队球员入选名单。

在赛季最后一场比赛中,萨乌尔-尼格斯、肯尼迪和罗斯-巴克利,切尔西派出了这些在图赫尔治下已无前途的球员出场。韦尔由于健康状况不佳无法上场,但据了解,一些与其他希望获得机会的青训球员有关的人士对图赫尔的决定感到非常失望。

公正地说,不应该仅仅为了出场而将出场机会交给球员。也许图赫尔认为他们中的一些人还没有准备好或不够好。过去几个月,U23梯队那边卷入保级战这事也帮了倒忙,因为他们需要最好的球员来帮他们摆脱倒数第二。然而,他们在5月8日战胜了热刺保级成功,切尔西的一线队在那之后仍有三场英超比赛可踢。

那么,为什么这与当下有关呢?随着收购在上周完成,切尔西可以再次恢复与球员的合同谈判,也可以进入市场进行新的签约。

去年,图赫尔的第一个夏窗意义重大,但却所托非人。青训毕业生塔米-亚伯拉罕、马克-盖希和菲卡约-托莫里被高价出售(这些费用加起来可能超过8000万英镑),这主要为卢卡库那笔创俱乐部纪录的9750万英镑的转会提供了资金。

但令人兴奋的年轻人蒂诺-利夫拉门托、刘易斯-贝特、迪内尔-西梅乌和迈尔斯-皮尔特-哈里斯都拒绝了续约而选择转会。正如当时所解释的,他们离开的最大因素之一是没有看到进入一线队的路径。

在这四人中,只有西梅没有为他加入的俱乐部效力(他被南安普顿又租借到卡莱尔联,出场了18次)。利夫拉门托直到4月遭遇严重膝伤前都是南安普顿的主力(出场32次)。贝特为利兹联出场4次,包括上个月对阵切尔西时首发出战。如果留在斯坦福桥,他们不太可能获得到这些出场机会。

看到他们去往别处并取得成功,将不可避免地让青训学院里其他人此时也提出同样的问题,尤其是再考虑到图赫尔的选拔政策时。内森-阿克、贾马尔-穆夏拉和塔里克-兰普泰们树立的榜样也表明,你可以离开切尔西的青训营,并为另一支球队常规出战。阿克和穆夏拉在他们的俱乐部赢得了联赛冠军。随着主教练在今年夏天有可能花钱签下更多的球员,向一线队突破的难度会不会变得更大?

这也会出现在那些入选顺位更高的球员的思考过程中,他们在租借期间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即将归队。图赫尔将在季前赛期间关注康纳-加拉格尔、阿曼多-布罗亚和列维-科尔威尔,以考量他们可否胜任一线队的角色。但是这三人都是其他俱乐部关注的对象,如果他们觉得自己只是切尔西的边缘成员,他们将不可避免地考虑他们的选择。

例如,切尔西持续关注莱比锡红牛的20岁左边中卫约什科-格瓦迪奥尔。如果他被签下,这会给踢同位置的19岁的科尔威尔发去怎样的信号?

当下对切尔西来说是一个令人激动的时刻。一个新的时代带来了新的可能性,所以它绝不尽然是厄运和阴霾,这包括青训方面——托德-伯利/明湖资本财团已经表示,他们将致力于投资青训学院。况且22-23赛季英超比赛中允许5名替补出场,这也将使图赫尔有更多机会使用这些小孩。

显然,不仅仅是图赫尔,任何一位切尔西教练都需要在争夺重要奖杯和给年轻人机会之间取得微妙的平衡。但如果弄错了,可能会翻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