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0-196-348-24

  • 272 California, USA

  • Mon - Sat: 8.00 - 18.00

《时代》周刊聚焦元宇宙:如何确保一切在变更好?

毫无疑问,元宇宙(Metaverse)正在成为新风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报告指出,在2022年上半年,这一词在监管文件中出现的次数超过1100次。而在一年前,这一数字仅为260,在过去整整 20 年的时间里,这个词总共只出现了不到10次。但元宇宙概念越被频繁提及,关于它的迷思和争议也越来越多。《时代》周刊最新一期封面就聚焦了元宇宙的爆火和背后问题,风险投资家、《元宇宙》一书的作者马修·鲍尔(Matthew Ball)重新阐释了元宇宙如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硅谷巨头已经频繁展现了对“元宇宙”的野心。Facebook更名Meta,微软和英伟达也相继宣布参与“元宇宙”领域开发,为打造虚拟服务提供基础建设。今年1月,微软收购游戏巨头动视暴雪,“为元宇宙方向的探索铺平道路”。据麦肯锡公司估计,在今年前五个月中,企业、私募股权公司和风险资本家共进行了总额高达1200亿美元的元宇宙相关投资。

到目前为止,以上这些投入对普通人而言都是不可见的,就像“星际”一样,人们并没有真正可以购买到的元宇宙产品,也没有在收益表上找到“元宇宙收入”。加密市场今年遭遇了暴跌;Facebook更名Meta到现在,市值已经跌了一半;电子游戏领域的销售额也普遍下降了10%。

马修·鲍尔指出,在许多人看来,元宇宙概念的发展遭受重创似乎是件好事。隔几十年,就会发生一次平台性的变革——比如从大型计算机到 PC 和互联网的转变,或者随后向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的演变。一旦一个新的时代形成,就很难颠覆它的领导者以及领导方式。但在两个时代之间,这些东西通常会发生变化。“如果我们希望建立一个更好的未来,那么我们必须像那些投资建设它的人一样积极地去塑造它。”

元宇宙经常被描述为“3D互联网”,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平行的虚拟存在平面,它跨越了所有的数字技术,甚至会控制大部分的物理世界。

目前人们所熟知的互联网几乎跨越了每一个国家,有4万个网络、数百万个应用程序、超过一亿台服务器、近20亿个网站和数百亿个设备。人们可以在网上找到彼此,分享在线账户系统和文件(图片、音视频、文字),以及相互链接跳转(想想一个新闻出版商如何链接另一个媒体的报道)。近20%的世界经济被认为是“数字”的,而其余的80%中,大部分也都运行在互联网的基础之上。

尽管互联网是有弹性、广泛且强大的,但它并不是为涉及大量参与者的沉浸式互动体验而建立的。互联网的设计主要是为了使一个静态文件(如电子邮件或电子表格)能够被复制并从一个设备发送到另一个设备,这样它就可以被独立和异步地审查或修改。这就是为什么如今的互联网高速发达,但视频通话仍会经常出现卡顿、声画不同步等等问题的原因。3D互联网将改变这一点,从科技发展趋势来看,未来的网络社交将向“虚拟世界”演化,不仅能让人进行简单的记录(如Instagram),也不是单纯的交流(如Gmail),而是让人以3D的形式存在其中。

然而,对“元宇宙究竟意味着什么”依旧缺乏精准的解释。人们看到数十亿的资金被投入到了一个看起来像游戏的地方(这很难被接受)。不过,实际上可以把元宇宙看作是计算和网络的第四个时代——前三个时代分别是1950年代至1970年代的大型计算机;1980年代至2000年代中期的个人电脑和互联网;以及今天经历的移动互联网和云时代。每个时代都改变了访问计算和网络资源的人、时间、地点、原因和方式。这些变化的影响是深远的,但它们也很难具体预测。

对于很多人来说,提及元宇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游戏。目前,每天已经有近一亿人登录 Roblox、Minecraft和Fortnite Creative,这些平台运营着数千万个相互连接的世界,支持一致的虚拟身份、虚拟商品、通信套件,并可从大多数设备问。大多数人登陆这些平台是为了休闲,如玩游戏、参加音乐会,但人们已经开始更多的尝试和探索。

在元宇宙中,神奇课堂成为可能。几十年来,学生通过老师的演示讲解及教学视频来了解重力。这样的演示不需要消失,可以通过创建精心设计的虚拟Rube Goldberg机器来替代,学生可以在类似地球的重力下,在火星上,甚至在金星高层大气的硫磺雨中进行测试。与其解剖一只青蛙,他们可以在青蛙的循环系统中旅行。所有这些都是随时随地可以获得的,不受地理位置或当地学校资源的限制。

2021年早些时候,谷歌发布了Project Starline设备,该设备使用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十几个深度传感器和摄像头以及基于织物的多层光场显示,以创建3D全息视频,而无需使用混合现实的专用眼镜。与传统的2D视频通话相比,谷歌表示Starline技术让人与人之间的眼神接触增加15%,非语言形式的交流(手势、点头、眉毛动作)增加25—50%,对谈线%。

2021年,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神经外科医生使用增强现实(AR)头盔进行了该医院有史以来第一次远程手术,为外科医生提供了病人内部解剖结构的互动显示。实施手术的蒂莫西·威瑟姆博士(Dr. Timothy Witham)同时也是该医院脊柱融合实验室的负责人,他将借助AR技术比作拥有GPS。人们经常认为元宇宙取代了日常所做的事情,比如戴上VR头盔代替使用智能手机或看电视,但事实上它们只是另一种工具,就像不是用GPS代替汽车,而是用GPS来辅助驾驶汽车那样。

元宇宙经常被错误地描述为沉浸式虚拟现实头盔,如Meta Quest(Oculus VR),或增强现实眼镜(谷歌眼镜)。事实上,VR 和 AR 设备可能会成为访问元宇宙的首选方式,但它们并不是元宇宙本身,就像智能手机与移动互联网也不是一回事。它也不能简单地和Roblox、Minecraft、Fortnite或任何其他游戏划等号,它们都是虚拟世界平台,只是元宇宙的一部分,如同谷歌和Facebook只是互联网的一部分一样。Web3、加密货币和区块链也很重要,但对于元宇宙这个大概念来说,它们也只是原理和技术,也可能在未来被替换。

马修·鲍尔强调,元宇宙不应该被认为是对互联网的大补丁,也不应该被认为是会取代所有移动模式、设备或软件的东西。它将产生新的技术和行为,这并不意味着要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抛诸脑后。

根据花旗银行和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的数据,到2030年,元宇宙每年可以产生多达13万亿美元的收入;高盛预测全球收入可达2.5万亿至12.5 万亿美元;麦肯锡的预测数值则为5万亿美元。英伟达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黄仁勋(Jensen Huang)认为,元宇宙的GDP最终将超过物理世界。元宇宙的概念意味着我们越来越多的生活、劳动、休闲、时间、财富、幸福和关系将在虚拟世界中度过,而不仅仅是通过数字设备的帮助。因此,元宇宙将使当今数字生存的许多困难问题变得更加尖锐,例如数据权利、数据安全、错误信息和激进化、平台权力和用户幸福。在元宇宙时代处于领先地位的公司的理念、文化和优先事项,将有助于决定未来是比我们目前的时刻更好还是更坏,而不仅仅是更虚拟或更有利可图。

“元宇宙似乎令人望而生畏,甚至是彻头彻尾的恐惧,但这一变革时刻是我们的机会,让人们团结起来,改变那些颠覆的行业,并建立一个更加平等的全球经济体系。”马修·鲍尔在文末指出,“关于未来的很多事情都是不确定的,但我们可以理解元宇宙可能如何运作以及为什么要存在;哪些经验可能在什么时候、为什么、对谁可用;什么可能出错,什么必须正确。这关系到数万亿美元的利益,更重要的是,关系到全人类的未来。”

原标题:《《时代》周刊聚焦元宇宙:Metaverse将颠覆世界,如何确保一切在变更好?》

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