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0-196-348-24

  • 272 California, USA

  • Mon - Sat: 8.00 - 18.00

游戏展谈·《塞尔达》总结篇:系列故事线串讲

各位也应该知道《塞尔达》游戏的制作流程,每一款《塞尔达》游戏都是先确定其最根本的游戏机制,“剧情”、“动画”这些元素都是依附于游戏机制而存在,随着游戏机制的改变而改变的。而这并不是说因此《塞尔达》游戏的“剧情”就不够好,每一款《塞尔达》游戏的剧情首先是完整的,一款优秀且完整的游戏必须保证其所包含的各个元素都是完整的,并且各个元素之间是能够相互完美嵌合的。但因为过分照顾游戏机制,受其限制,《塞尔达》系列游戏的剧情也就只能评价其“完整”了,绝大部分的《塞尔达》游戏没有什么强烈的戏剧冲突,也没有太多令人惊艳的剧情转折。逻辑通顺,能够串联起整个游戏流程,就足够了。

但对于玩家来说,体验完整个游戏流程,“剧情”应该是玩家能够最为直观地接触,且能完全掌握的游戏元素了。通常玩家都是以“掌握剧情”来给自己的这段游戏历程赋予意义,而对于资深的塞尔达玩家来说,他们希望从各代的剧情中找出一条清晰的逻辑线以串联起每一代塞尔达的游戏体验,通过此将游戏体验提炼得更加直观。

他们寻找着每一代《塞尔达》游戏的共性,例如“三角力量”、“林克”、“塞尔达”这些元素,以及“林克打败加农,拯救公主”这套故事逻辑;他们发掘着每一代游戏可以与其他《塞尔达》游戏相连接的设定点,例如《风之杖》中沉入海底的“海拉尔城堡”中存留的“时之勇者”雕像,是否代表着其故事设定是连接着《时之笛》的?《旷野之息》中林克为了在守护者的攻击下保护公主重伤昏迷后,大师之剑轻轻响着《天剑》中剑灵珐伊的提示音,是否代表《旷野之息》与《天剑》的剧情有直接联系,在《旷野之息》续作中这一点是否会交代清楚······由于没有一个具有权威的设定以让玩家达成共识,很长一段时间内,资深《塞尔达》玩家都在激烈讨论和争吵。

对于此,任天堂表示很无奈,宫本茂就曾明确表示过,他不希望每一代《塞尔达》作品之间有什么剧情上的硬性连接,这样其实是对游戏开发工作的一种束缚,过分照顾前作设定,一些新点子就很难迸发出来。然而,任天堂似乎是为了照顾这些互相争吵的玩家,最终还是给出了官方版本的塞尔达游戏时间线,将除开《旷野之息》的每一作塞尔达游戏都用时间线串联起来,这样做一方面也是通过完善世界观让《塞尔达》系列能够以一种内部逻辑的方式连接起来,而不只是通过时间进行联系抑或是用“塞尔达系列”进行大范围概括。

但实话实说,这个时间线在我看来是十分牵强的,虽然其中有几个十分精妙的逻辑,但在太多的细节上无法去用逻辑验证。对于这样一个时间线,自己在总结的时候都会一头雾水,更不要说只接触过几作《塞尔达》的大部分玩家了。我自己曾在脑海中推演了几遍,要如何讲解才能让各位在清楚准确接收到我所传达的信息的同时,还能让各位觉得有趣,无奈的是,受限于文字把控能力,到底是没有找到最合适的方式,我就尽我所能做到第一点就好,努力让各位能够清楚准确的接收我所表达的逻辑,并尽力将有些突兀的设定经由自己的经验润色打磨一下。

接下来,我就以官方所提供的主要逻辑线,大致串讲一下《塞尔达》系列游戏整体的世界观,及各代林克的冒险旅程(“林克”在塞尔达系列里不单单代表一个名字、一个形象,其更多是一个代表勇者的符号)。

一开始便是标准的创世开头,世界尚处混沌,分别代表智慧、勇气、力量的三位女神:娜露、花柔、迪恩降临世间,并为这世界带来了大地、万物,以及万物运转的法则。三位女神创世之后便前往了另一个世界,在离开之前,三位女神留下了聚集着此世界至高能量的黄金圣三角(究极目标),其拥有能逆世间运转规律的能力。【《时之笛》背景介绍】

在创世之后的一段时间内,由于万物之间的运转还不稳定、尚未定型。在这个世界中,又诞生出了两位高阶神灵,一个便是代表着和平与创造的(次级)女神海利亚,另一个则是象征着毁灭与破坏的终焉之主。女神海利亚在守护黄金圣三角的同时,也在陆地上引导着万事万物的运转,大地上生机勃勃,经过海利亚女神的疏理,大地上的万物都在快速进化,进而发展到人类及更多拥有智慧的种族出现。但他们还不知道,隐藏于地底的终焉之主一直积蓄着邪恶力量······

直到有一天,终焉之主从地底冲了出来,随即邪恶之力遍布整个世界。终焉之主妄图从海利亚手中夺取代表着至高力量的黄金圣三角,他率领着魔物在这片大陆上进行着惨绝人寰的屠杀,被逼到绝路的海利亚聚集起幸存的人类,用自己的力量将一块土地送至天空中,这块漂浮于天空中的土地便被称为“云中阁”。幸存下来的人们在海利亚的带领下与终焉之主进行殊死搏斗,最终将终焉之主封印在“封印之地”,并派海利亚最信任的希卡一族守护在封印之地。

海利亚清楚,封印并不是长久之计,因为她的特殊体质,她也不能利用黄金圣三角的力量消灭终焉之主。随着封印之力的一天天衰减,总有一天终焉之主会卷土重来,最终,海利亚选择赌上自己作为神灵的一切,用自己最后的力量打造出了“天空剑”并往剑里注入了灵魂,希望这把剑能找到被黄金圣三角认可的勇者,继而消灭终焉之主。而失去了最后神力的海利亚也进入到了人世间的轮回。

在此之后,人们在云中阁上度过了很长一段和平时光,然而,“终焉之主会因封印之力的衰弱而再度回归世间”这一结果无法逃避。终于,封印之力即将消耗殆尽,终焉之主蠢蠢欲动。近乎被世人遗忘的隐患,终于因“魔族长吉拉希姆劫走塞尔达”而爆发。

命运的重叠,塞尔达的青梅竹马[天空勇者]林克被天空剑的剑灵珐伊选中,在天空剑的指引下,林克历经艰险、排除万难,终于见到了塞尔达——此时塞尔达被希卡族的因帕所救。作为海利亚女神最信赖的、世世代代守护着封印之地的希卡族人,因帕将所有的一切告诉给了林克与塞尔达:林克是被选中终结终焉之主的勇者,而塞尔达则是女神海利亚的人间转世。

此时,因帕要通过时之门将塞尔达带到千年之前,其实早在千年前,封印之地的封印力量就已经消耗殆尽,千年前的因帕通过时之门穿越到存有女神转生的现在,希望拥有女神血脉的人和她一起穿越回过去,加强封印,而代价则是塞尔达也要在封印之中沉睡千年。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能支撑到林克最终消灭终焉之主。

为了拯救塞尔达,林克在现世中再一次踏上了冒险旅程,为天空剑淬火,收集女神之诗。终于,获得了圣三角力量的林克消灭了现世的终焉之主。

然而,一直以复活终焉之主为己任的魔族长吉拉希姆不甘失败,他再一次劫走了塞尔达,通过时之门回到了千年之前,妄图借着女神海利亚的血脉解放千年前的终焉之主。尽管打败了吉拉希姆,但终焉之主终究是以完全体的姿态复活了。拥有圣三角力量以及天空剑完全体——“大师剑”的林克,与象征着破坏与邪恶的终焉之主展开了最终搏杀。林克终是回应了黄金圣三角的选择,他彻底将终焉之主消灭。而终焉之主在临死之前下了最后的诅咒:邪恶之力将一直传递下去,命运选择的勇者、女神的转世,将会一直深陷在这邪恶力量产生的泥沼中……这是《塞尔达》系列游戏最主要的逻辑线。【《天空之剑》结束】

尽管终焉之主已被彻底解决,但世间的邪恶力量可不会被彻底清除。由于黄金圣三角一开始并没有被保护起来——因为其神圣属性,人们也不敢擅自处理——一些心怀不轨、居心叵测之人占据了黄金圣三角,这些人因三角获得了魔法之力。这些一步登天的凡人被力量冲昏了头脑,他们妄图用这种力量统治世界,并再次带给这个世界灾乱。最终这些滥用黄金圣三角的人受到了创世女神的制裁,玷污了圣三角神圣的人都被放逐到了另一个世界——那是与现实世界所对应的影之世界,他们以及他们的后人世世代代只能作为现实世界的影子,在影之世界苟且偷生。【《黄昏公主》背景介绍】

为了防止悲剧再次发生,人们推举出光之贤者劳鲁,让他将黄金圣三角完全封印起来。劳鲁在原本的封印之地上建造了一座时之神殿,用大师剑将黄金圣三角完全封印起来。而时之神殿也被封印起来,劳鲁将解除神殿封印的能量汇聚到三块宝石上,并将宝石分别交付给佐拉、戈隆、科奇里三族,让他们进行保管,以此达成制衡的作用。【《时之笛》背景介绍】

为了给这个世界重新建立秩序,海利亚女神的后人们以时之神殿为中心建立起海拉鲁王城,并以稳定的王城为基本向外扩展,建立起了海拉鲁王国,世界上的正义力量再次汇聚继而引领这个世界的发展。

尽管如此,邪恶力量依旧遍布在大地上,只不过这些怪物因为过于分散而掀不起什么风浪。然而有一天,这些魔物像是得到了什么指示,突然合力对海拉鲁王国发动攻势。面对突如其来的邪恶之力,海拉鲁王国全体上下奋起反抗,但依然不敌魔物。

眼看海拉鲁王国就要彻底沦陷,像是响应终焉之主的诅咒,一名勇者出现了,与之而来的还有一群小人,这群被称为“皮克罗族”的小人们带来了属于他们一族的神力,还有一把圣剑——“皮克罗之剑”,勇者利用皮克罗族提供的神力与圣剑打败了众怪物,并将这些充满邪恶力量的魔物用圣剑封印在了一个箱子中,海拉鲁王国就此重归和平。为了永远纪念勇者的功绩,海拉鲁王国每年都会举办一次皮克罗节,在感谢勇者带来和平的同时,居安思危。

很多年过去了,海拉鲁王国像往常一样,举办了一年一度的皮克罗节。依照惯例,在节日盛典上,海拉鲁国王都要将封印魔物的宝箱拿出来,以此警示世人。而这一次,一名黑袍法师袭击了会场,他破坏了拥有封印之力的圣剑,魔物随即如泉水般喷涌而出,这一代的塞尔达公主也被黑袍法师变成了石头。

要将魔物再次封印,就必须找皮克罗一族修复圣剑,而皮克罗族只能被小孩子看见。一名铁匠向海拉鲁国王举荐自己的学徒——[缩小勇者]林克完成这一任务。林克作为铁匠的学徒,作为塞尔达公主的好玩伴,以及作为生活在这片大地上的海拉鲁人,他没有犹豫,毅然决然,在得到国王的认可后,踏上了修复圣剑的旅程。

在路上,林克遇到了一个被魔物围攻的绿帽,林克出手相救,绿帽为了报恩,指引林克如何造访小人族。在旅途中,林克得知了绿帽的真实身份:名叫艾泽罗的他其实是黑袍法师古夫的老师,且两位都是皮克罗一族的。渴望获得力量进而统治世界的古夫,不甘于只做一名小小的学徒,待艾泽罗发明了一顶能带来无限力量的帽子,古夫便夺取了这顶帽子,并用这力量将自己的老师变成了一顶绿帽。由于其内心的邪恶欲望,帽子的力量也被这邪恶引导,获得力量的古夫开始实施他的计划,计划的第一步便是获取封印宝箱中魔物的力量。在林克旅行途中,古夫又成功攻破海拉鲁王城,自立为王,邪恶的力量再一次笼罩了整个世界。

面对如此窘境,林克顶住了压力,在艾泽罗的陪伴下,林克终于探索完这个充斥着黑暗力量的海拉鲁大陆,收集齐了修复圣剑的四种元素,而在林克探险经验的加持下,完全的皮克罗之剑拥有了全新的力量——让林克可以一分为四。凭借圣剑原有的力量以及新觉醒的能力,林克终于能直面黑暗之王古夫。古夫一度被林克压制,最终,被逼入绝境的古夫召集回覆盖在海拉鲁大陆上的邪恶之力,并选择完全坠入这黑暗之中,化身为邪神。林克利用圣剑,一分为四,苦战许久,终究是将古夫与原散落在世界上的邪恶之力重新封印。

剔除了邪恶力量的海拉鲁大陆又重回和平,海拉鲁王国恢复了原有的秩序,而一直陪伴林克的艾泽罗因邪恶之力的消失也变回了原本皮克罗族的模样,为了防止皮克罗一族再次诞生出邪恶力量影响海拉鲁大陆,在跟林克做完最后的告别之后,艾泽罗选择完全封印通往皮克罗一族的门,小人皮克罗族就此与海拉鲁大陆隔绝。但这段经历依旧会像前代勇者一样一直流传下去,皮克罗一族对海拉鲁大陆做出的贡献也会一直被海拉鲁人铭记于心。【《缩小帽》结束】

在此之后,对应终焉之主的诅咒,魔神古夫又逃出了日渐衰弱的封印,与之相对的,又出现了新的勇者,用着皮克罗一族留下的、前任勇者曾使用过的圣剑“四支剑”,再次将魔神封印。再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被削弱了过多力量的古夫无力逃脱封印,人们也近乎将其遗忘······【《四支剑》结束】

维持了长时间和平的海拉鲁王国,不知破坏的势力正悄然凝聚,只不过这一次不是来自于外部的魔物,而是爆发于内部的种族。来自于内部的反叛,其破坏程度远大于外部的进攻,海拉鲁王国瞬间分崩离析。一名海拉鲁王族为了终结战乱,招集了一批精兵强将,组建了复国骑士团,开始了统一国家的征战。在征战中,一名女骑士为了护住自己仍在襁褓中的孩子,不顾敌人的追杀,拼尽了自己最后的力量,将孩子带到了科奇里森林,把孩子交付给了科奇里一族中德高望重的德库树长老。孩子在科奇里一族的保护下,得以逃过战乱。在这名孩子出生前不久,女儿国“格鲁德”一族中诞生了一名百年难遇的男婴,为何要提及这个孩子,因为这两个孩子便是这个时代,被终焉之主的诅咒裹挟的两个对象。

最后,那名海拉鲁王族统一了海拉鲁王国,王国正统依旧被海利亚的后人掌控,那名海拉鲁王族自然的成为了新一任的海拉鲁国王。几年过去,海拉鲁王国恢复了原有的秩序,社会得以继续运转并发展,在这个过程中,那名出生于格鲁德族的男性领导着格鲁德一族,为王国秩序的重建做出了诸多贡献,这位名叫“加农”的格鲁德人取得了国王的信任。但国王并不知道,加农一直觊觎着封印在海拉鲁王城中的黄金圣三角,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给自己夺取圣三角创造条件。

就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加农的邪恶本质时,深居在科奇里森林的德库树长老似乎预见到了什么,他察觉到一股邪恶的力量正在积蓄,自知将要油尽灯枯的长老让精灵叫来了那名骑士的后裔,长老在这名叫做[时之勇者]“林克”的少年的身上发现了隐藏在其命运之后的能量。林克通过了德库树长老给他设置的考验,德库树长老便将自己一直保管着的、能打开时之神殿封印的宝石交给了林克。

身负重托的林克先去了海拉尔王城面见塞尔达公主,塞尔达公主则告知林克,那股令人不安的灾厄力量的根源,就是来自居心不轨的加农。终焉之主的诅咒要再次显现,塞尔达让林克寻回分散在海拉鲁大陆上的另外两颗宝石,进而为对抗加农做准备。然而当林克找全宝石回到海拉鲁王城时,却看到因帕带着塞尔达骑马逃离了王城,紧接着又看到了骑马追逐的加农——加农已经开始实施他的计划,对海拉鲁王族下手了。趁加农远离,林克急忙进入王城,用三块宝石打开了时之神殿内的时之门,进入门中,林克看到了封印着黄金圣三角的大师之剑——这把初代天空勇者锻造出来的圣剑。

但当林克触摸大师之剑时,这把剑把他带入到了另一个空间,林克因承受不住圣剑的力量而就此昏睡了七年。当他醒来时,他看到了一名老者,这位老者正是当时建造起时之神殿,封印黄金圣三角的光之贤者劳鲁,历经了漫长岁月的劳鲁一直处在光之神殿的贤者室,等待着这位新的勇者苏醒。他将林克昏迷的这七年间所发生的事告诉给了林克:当时加农只是假装追公主而去,实际上他早就注意到了林克,认定林克手里才拥有能开启时之神殿的钥匙,果不其然,加农随着林克进入了时之神殿,封印着黄金圣三角的大师之剑也随林克而去。原本以为得逞的加农在触碰圣三角时,只有力量三角认可了加农,另外两块则不翼而飞。

只获得一块圣三角的加农也凭借着其力量,统治了整个海拉鲁。短短七年,黑暗就完全渗透进海拉鲁大陆的每一寸土地。劳鲁告诉林克,打败加农就必须找到除他之外的另外六名贤者,凭借七贤者的力量进而彻底消灭加农。重获目标的林克在旅行途中遇到了一名面戴口罩、名叫“希克”的希卡族人,在这位神秘人的帮助下,林克找到了五位贤者的所在神殿,这些贤者大多都是在七年前就曾见过的熟人。

到了最后,希克告诉了林克黄金圣三角的特殊机制——勇气、力量、智慧“黄金圣三角”,只有同时拥有这三种品德,那个人才可以完全获得圣三角的力量,加农当时只有力量三角认可了他,另外两个三角之力则去寻找符合其品德的新的主人,以此维持三角力量互相的稳定状态,加农如若想完全的圣三角,就必须找到其余三角新的宿主,而勇气三角、智慧三角的宿主正是新任勇者林克,以及海拉鲁王国的塞尔达公主。

说罢,希克摘下了面罩,原来一直指引林克前进的希克,正是最后一名贤者,也是七贤者之首——塞尔达公主。塞尔达公主在这充斥着黑暗力量的海拉鲁大陆上,隐藏自己的身份,坚持了七年,在等待着林克苏醒的同时,也独自于海拉鲁大陆上收集着资料,为的就是用自己的经验给苏醒后的林克铺平前进的道路。揭下面纱的塞尔达公主还没来得及和林克好好相聚,就被突然袭击的加农抓走了,自认为胜券在握的加农,故意放过了林克,并告知林克如若想救公主就来城堡,加农要为自己的成神之路以一种极具形式感的方式结尾。

此时的林克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硬着头皮,来到城堡,直面加农。林克用尽浑身解数,终究是将公主救出,并在最后借助七贤者的力量将大师之剑直魔物加农的头部,夺回了力量三角。期间,林克几次陷入危难,崩塌的城堡、魔物的堵截,就连大师剑都曾一度脱手,林克终究是依靠着过人的勇气,承担下了这重重压力。不只是林克,也多亏了塞尔达公主以及众贤者,才让久被黑暗笼罩的海拉鲁大陆重获光明。

尘埃落定,众人将黄金圣三角重新放回圣地,善良的塞尔达公主认为林克本不应承担如此重的责任,付出如此多的代价,现在唯一能补偿林克的,就是利用时之门帮助林克找回那逝去的七年时光。塞尔达公主用时之门将林克送回到了七年之前,并就此彻底封印了时之门。林克睁眼醒来,发现此时此地,正是第一次于王城见到公主之时······【《时之笛》结束】

上一章结尾的这段剧情是十分关键的,由于林克在贤者室度过的七年时光并不稳定,以及此次时空穿梭也造成了诸多不稳定因素(这都是自己瞎扯补充的,任天堂官方并没有解释清楚为什么这次时空穿梭就造成了这种时间分束,而《天空之剑》那一次就没有。并且《天剑》本身的时空穿梭其实就充满漏洞,所以说不要过于深究这种设定),导致了这次时空穿梭出现了三条分支线,其中以故事的最终结局将这三条时间线分成了两类,一个是“战胜线”,一个是“战败线”;“战胜线”往下细分,又可以分成“童年线”,与“成年线”。具体来说:

战败线:上一章故事的结尾,林克与加农的最终决战中,林克败于加农,接之后的剧情。战胜·童年线:同上一章的故事,林克被送回七年前后,接着童年林克继续进行故事战胜·成年线:由于成年林克已经被公主送回到七年前,这一时间线上就没有了勇者林克。接下来,自己便按照这三条线分别进行介绍。

尽管在这条时间线上,林克战死。但林克的努力并没有白费,林克终是将加农逼到了最终的野猪形态,塞尔达与其余的六位贤者,终是能与丧失理智且力量也被林克削弱的加农一战。七位贤者率领着海拉鲁大陆上的各族人,以惨烈的牺牲为代价,将加农赶回了圣域,塞尔达公主用自己的智慧三角与林克的勇气三角,两个黄金三角的力量,将加农封印在圣域当中,黄金圣三角本身作为能量源将加农及其邪恶之力封印,这场战争被后世称为“封印战争”。

时间过去了百余年,尽管加农失去了理智,但其邪恶本质依旧没有变,失去理性加持的加农就纯粹地释放着邪恶力量,黄金圣三角的能量夹杂着加农的邪恶气息从圣域中传出。原本令凡人心生敬畏的圣三角之力,在加农邪恶力量的影响下,使得许多人迷失了自我,他们都想要获得这不属于任何人的禁忌之力。人们一个接一个踏入圣域——圣域被这些自称探险家的人们称为“黄金大陆”,然而,等待着他们的,没有能一统天下的力量,只有异变和死亡。这些被邪恶之力蛊惑的人们都成为了加农的力量供给。

国王发现了这一情况,下令七贤者将通往圣域的大门完全封印住,但此时如此,为时已晚。加农将这些踏入圣域的人们全部异化成魔物,并且基于足够的人口数,借助这些人们与海拉鲁大陆的连接,黄金圣三角在加农邪恶之力的影响下,开始对整个圣域进行改造。收缩、扩充,仿佛如发酵一般,整个圣域逐渐成为了对应海拉鲁大陆的另一个镜像世界,并且邪恶之力通过这一镜像世界开始实际影响到了现实中的海拉鲁大陆。此时,一名叫做阿格尼姆的法师出现,帮助海拉鲁国王解决了因与镜像世界连接而在海拉鲁大陆上出现的种种灾害,阿格尼姆因此加官进爵,并深受百姓信任。而阿格尼姆不知道,就在他阻绝镜像世界与现实世界的连接时,邪恶之力已经悄然渗透进他的体内,并且慢慢积蓄力量,随时准备爆发。

不久之后,邪恶之力终于在阿格尼姆体内爆发,拯救加农成为了阿格尼姆的第一目标,他用自己的经验与学识在脑中搭建通向这一目标的逻辑之桥。他利用海拉鲁王对他的信任,杀害了海拉鲁国王,他再次利用自己在人们当中的威信,把杀害海拉鲁国王的罪名,加害在七贤者的后人身上,并命令士兵捉拿七贤者的后人。而他实际的目的,其实是再次汇聚七贤者之力,将封印圣域的力量解除,让已在圣域积蓄许久的邪恶力量爆发出来。

此时,终焉之主的诅咒再次显现,就是因为这命运的连接,身为七贤者之一的塞尔达公主(新一代),通过这一连接,与新一代的勇者进行心灵感应。公主将自己身处险境的消息传递出去,而接收到这一消息的,正是身为海拉鲁骑士团后人的[众神初代勇者]林克。林克为了拯救公主,独自深入海拉鲁王城,被林克救出的塞尔达公主告诉林克,要想打败阿格尼姆,就必须找到前代勇者所使用的、被海拉鲁王室藏于迷雾森林的大师之剑,林克就此启程。

在冒险途中,塞尔达公主再次被阿格尼姆掳走,收集其七贤者之力的阿格尼姆打开了封印许久的圣域,邪恶之力完全渗透进海拉鲁大陆。进入到充斥着黑暗的镜像世界,阿格尼姆便开始帮助加农侵蚀黄金圣三角,任务艰巨、时间紧迫,林克找到大师剑后,就马上启程前往黑暗镜像世界。在海拉鲁大陆上,林克要对抗被邪恶力量侵蚀的海拉鲁骑士与不明就里的百姓;到了镜像世界,林克还要继续对抗魔物。面对重重困难,拥有过人毅力与勇气的林克全部克服,并拯救出七贤者,打败了谋划这一切的阿格尼姆及幕后推手加农,林克终是完成了前任时之勇者未完成的使命。被黄金圣三角认可的林克得以面见圣三角,并且利用全部圣三角的力量,将海拉鲁大陆与圣域上的黑暗力量一扫而光,整个世界恢复成了一开始的模样······【《众神的三角力量》结束】

拯救完世界之后,林克想要独自航行,去发现这个世界上尚未被发现的美丽与奇迹,不料,在返回海拉鲁大陆的航行过程中,林克突遇风暴,昏迷的林克被海浪带到一座名叫织梦岛的小岛。林克得知要想离开小岛必须唤醒风之鱼,林克在收集齐唤醒风之鱼的所有道具后,风之鱼随即醒来,醒来的同时,整座岛正如在收集途中猫头鹰告知林克的情况一样,其实只是风之鱼的梦境,当风之鱼醒来,林克脱离风之鱼的梦境,整座小岛也随即消失。尽管岛屿消失,但自己亲身经历过的冒险以及与玛琳的相遇,林克都不会忘记,并不会因所有的一切只是梦境进而失去意义。【《织梦岛》结束】

林克终于回到了海拉鲁大陆。而这一次,新的邪恶势力再次出现。曾被时之勇者打散,过了许久才恢复力量的双生巫婆妄图再次复活加农——这位对应终焉之主灭世诅咒的魔物。双生巫婆派自己的强力悍将:魔将哥尔冈与暗之祭祀贝兰,前往信奉创世主神的大陆赫罗多拉姆大陆与拉布伦鲁大陆上吸取复活加农的能量。在黄金圣三角的指引下,林克分别前往这两座大陆,将哥尔冈与贝兰相继消灭,并将幕后主使双生巫婆打败。被逼入绝境的双生巫婆不得不献祭自己,加上之前收集到的能量,以塞尔达公主为“通道”,强行复活加农。因收集的力量没有达到标准量,召唤出来的加农战斗力相较于全盛时期弱了不少,林克最终还是将再次复活的加农打败。【《不可思议的果实》结束】

又过去了百余年,海拉鲁王国依旧沿用着从时之勇者时代就代代相传的统治制度:王国为首领,七贤者为辅佐。以此为稳定的统治架构,海拉鲁王室的统治非常稳定,海拉鲁国民也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和平时光。但终焉之主的诅咒就如时常复发的病痛一样,让海拉鲁国不得不一直注意组成自己的基本“机体”,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稳定的反叛因素就会突然爆发,但往往这种情况防不胜防,就像这一次的邪恶之力,就是从平行于海拉鲁的另一个世界,洛拉鲁诞生出的。

来自洛拉鲁的邪恶法师尤伽在洛拉鲁公主希尔达的帮助下,来到了海拉鲁大陆。长久处于和平的海拉鲁人被这突然从异世界来的邪恶力量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七贤者没来得及反应,就全部被尤伽掳走。希尔达让林克前往洛拉鲁大陆解救七贤者,她实则是借此想要夺取林克身上的力量三角——此时的黄金圣三角又因魔物的出现而不稳定,并分成了三块,各自找到了其宿主,其中一块找到了隐藏于黑暗之中蠢蠢欲动的加农,一块被海拉鲁王室的塞尔达公主保管,最后一块则找到了此代勇者——[众神二代勇者]林克身上,三角之力再次平衡。

希尔达原本是与尤伽联手,想要把海拉鲁大陆的黄金圣三角窃取过来,然而,尤伽一开始就想独占力量。待林克把困于洛拉鲁大陆上的七贤者全部解救出来,继而直面尤伽时,尤伽没有听从希尔达的命令,而是召唤出加农,并与加农合为一体,自己独揽加农身上的力量三角与塞尔达公主的智慧三角,身负勇气三角之力的林克与其进行了殊死搏斗,再次打败加农。

塞尔达公主被救出,便询问希尔达公主为何要盗取海拉鲁大陆的黄金圣三角,希尔达表示洛拉鲁大陆曾经也拥有三角之力,然而,希尔达的祖先认为这种禁忌之力不应存在于这世界上,黄金圣三角的存在只会引来灾厄与苦难,但他们并不清楚,这三角之力也是支撑他们世界的基础。黄金圣三角被摧毁,洛拉鲁大陆就此长期被黑暗笼罩。希尔达为了拯救洛拉鲁大陆,才会想窃取海拉鲁大陆上的黄金圣三角。了解了一切的塞尔达与林克,便使用完全的三角之力,许下了“让洛拉鲁大陆的黄金圣三角恢复”这一愿望,尽管洛拉鲁以邪恶侵袭海拉鲁,但最终海拉鲁还是选择还以洛拉鲁光明。【《众神的三角力量2》结束】

在此之后,此代林克便踏上了从命运中跳脱出来的冒险,他前往邻国海托邦,这是一个以时尚著称的国家,然而本国的公主却遇上了大危机——美丽动人的公主竟然被邪恶的巫婆诅咒,给公主套上了一件羞耻至极又无法脱下的紧身衣,美丽的公主羞于见人,国王下重金招募有实力还要fashion的时髦勇者,林克便应征参加,他与另外两个小伙伴一起,打败了坏蛋巫婆,公主身上的诅咒也随即消失,林克就此与美丽的公主结缘。【《三角力量英雄》结束】

经历了洛拉鲁事件后,黄金圣三角再次完整,且重新被海拉鲁王室掌控。过了许久,当时任职的海拉鲁王觉得完全体的黄金圣三角实则是一个巨大的隐患。鉴于洛拉鲁事件,海拉鲁王决定将黄金圣三角中的其中一片,代表勇气的三角之力藏起来,要想找出这勇气三角,就必须念出一段咒语,国王便把咒语托付给了自己的女儿塞尔达。国王不知道,正是因为这份托付,他的女儿陷入了危险之中。

老国王去世,国王之子继任,当新任国王发现自己所守护的黄金圣三角缺失一块时,年轻气盛的国王十分愤怒——在他的眼中,黄金圣三角除了力量层面的价值,还有证明国王威严的作用;并且他也感受到了父亲对他的不信任。他逼自己的妹妹塞尔达说出咒语,而塞尔达本身的作用便是制衡,公主为了遵守与父亲的约定,同时也因对新任国王的残暴统治不满,威逼利诱下始终没有将咒语讲出。

新任国王让巫师对塞尔达催眠,然而巫师没有控制好自己的魔力,遭到反噬,而公主也就此陷入长眠。事后,新任国王悔恨不已,他把自己的妹妹安放在城堡中,在任期间他也一直在寻找复活自己妹妹的方法,到底是没有找到。【《塞尔达Ⅱ·林克的冒险》背景介绍】

又过了许多年,加农按照诅咒再次复活,然而这一次,由于加农经历了两次强制复活,这次复活的加农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实力也大不如前。而海拉鲁王国由于“拆解了黄金圣三角”这一行为(继将勇气三角藏匿,此任塞尔达公主又将智慧三角拆分成八个碎片,藏于王国的不同地方),也让海拉鲁王国的实力逐渐衰微,塞尔达公主终是被加农掳走。趁慌乱出逃的因帕偶然遇到了一名绿衣剑士,因帕将王城内发生的一切告诉给了这名绿衣剑士,剑士冥冥之中察觉到了什么,他决定担起拯救公主的重任,而这名剑士正是这一代的勇者——[初代勇者]林克。

林克收集齐智慧三角力量碎片,只凭借智慧三角的力量就将加农打败,救出了塞尔达。【初代《塞尔达传说》结束】

而林克的冒险还没有结束,时间过去了六年,周游完海拉鲁大陆的林克发现自己的手上突然显现出一个三角印记,他找到了王国内知识丰富的因帕,因帕告诉林克,他正是被命运选中的、要拯救那个一直昏迷于城堡之中的塞尔达公主的人,作为一直侍奉公主的仆人,因帕保留着昏迷公主珍视的老国王的秘密。林克因命运的选择,加上之前曾接触过智慧三角之力,便轻易读懂了曾被老国王加密过的勇气三角力量所在地的信息,也得知了勇气三角之力正是唤醒公主的关键。

林克再次踏上冒险旅途,在路途中,对林克造成实质性威胁的强敌已经不存在,有的只是想要凭借林克之力复活加农的原加农的下属魔物。林克按照老国王给的信息,重新收集回勇气三角。因王室内部决定而分离出去的黄金圣三角再次被集齐,而林克也与这位苏醒来的塞尔达公主相爱。【《塞尔达Ⅱ·林克的冒险》结束】到此,战败线的故事完结。

这一线的故事以时之勇者林克为主视角,林克被传送回七年之前,回到了第一次见到公主的时空,已经知道后续发展的林克为了彻底终结加农的邪恶计划,便向公主索要了时之笛——解除封印的重要道具,以此让加农彻底无法打开时之神殿的封印。而由于知道了加农何时会实施其邪恶计划,塞尔达公主便让王国骑士早做准备,进而加农最终被海拉鲁士兵所擒。

林克带着时之笛,前去寻找不知为何离开自己的精灵娜薇,然而,林克却被卷入一场邪恶的计划中。在寻找娜薇的途中,一名面戴面具木偶小人偷袭了林克,他抢走了林克的时之笛,以及林克的爱马艾波娜,林克也被这个名叫骷髅小子的木偶人下咒变成一只矮小的德库族孩童。

被骷髅小子一通捉弄的林克昏头昏脑的来到了一块全新的大陆上。林克在这片新大陆的入口见到了一名卖面具的商人,他告诉林克,骷髅小子偷走了他的梅祖拉面具,那副面具充满了邪恶之力,早晚有一天骷髅小子会被其吞噬。他拜托林克帮他找回梅祖拉面具,相应的,他也会帮林克恢复原样。林克在新世界的中心:“大钟镇”探索了三天,在第三天即将结束的时候,骷髅小子抑制不住面具的邪恶力量,要引导悬挂于高空的月亮坠向这片大陆。

在世界即将毁灭之际,林克想起了与塞尔达公主分别时,公主曾表示与林克一定会再次相见。但此时此刻世界即将毁灭,已经无法实现与塞尔达公主的约定。眼看着月球即将坠地,林克用从骷髅小子手中夺回的时之笛,吹响了临别时公主教给他的歌曲。没有想到的是,通过时之笛所传出的悠扬的旋律,林克再次进入了时空隧道中,只不过这一次,时间只能回溯到三天前,也就是林克刚来到这片大陆的时候。

在此之后,林克就根据精灵弟弟的指引,前往大陆的四个方向,寻找能阻止月球坠落的四名巨人。林克以世界中心大钟镇为基点,不断利用三天回溯机制,继而将整个世界探索完毕。最后,林克唤醒四名巨人,在四名巨人的帮助下,林克得以在第三天的最后时刻,直面骷髅小子。四名巨人来到大钟镇外围,托住了即将坠地的月亮。梅祖拉面具脱离了骷髅小子,上升到月亮上,继续以自己的邪恶力量为动力,驱使月亮下坠。眼看巨人们就快支撑不住,这一次林克并没有选择再次回溯时间,而是直接前往月球,直面梅祖拉面具。

在宛如天国的月亮上,与四名头戴面具的小孩子玩完游戏后,他们给予了林克一个充满力量的面具,获得鬼神面具的林克和最后一个孩子玩起了鬼捉人的游戏,反映在现实当中,便是林克与梅祖拉面具的决战。一番苦战,林克终是打败了梅祖拉面具,梅祖拉面具上的邪恶气息经过这一战也就此消散。

林克找到了曾被梅祖拉面具控制的骷髅小子,经过月球一战,他似乎了解了骷髅小子的内心:孤独的他只是想以恶作剧的形式引起别人注意,他只是想和别人交朋友,但由于被梅祖拉面具控制,恶作剧这一行为不断扩大,最终演变成了毁世。林克也能理解骷髅小子的心情,作为一名从小在科奇里族生长起来的异族人,林克很能理解孤独的滋味。面对因自己行为而悔恨万分的骷髅小子,林克表示自己愿意成为他的朋友。拯救世界的林克固然伟大,但此时拯救孤独孩子的林克,才是最为生动的。

解决完这所有的一切,时之勇者继续踏上寻找娜薇的旅途。由于穿越时空,以及大钟镇决战时人们早都从大钟镇四散逃命,没有人记得林克打败加农、打败梅祖拉面具的事迹,在这一时空被众人遗忘的勇者,继续寻找了娜薇多年,最后终是回归于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节奏中,娶妻生子,平静度过余生。虽然没人记得时之勇者林克的功绩,但时之勇者经历的这一切让他不能轻易放下拯救世界的责任,尽管重新回到正常的日常生活中,林克还是一直担心着世界的安危······【《梅祖拉的面具》结束】

让我们把焦点再转向加农,经过了一系列的权衡后,最终海拉鲁国王还是下令将这位曾为海拉鲁王国贡献颇多的叛国罪人处死。然而,就在处刑过程中,上天竟然眷顾了这位邪恶的魔头——黄金圣三角于此时再次分裂,力量三角自己找到了加农。获得力量的加农挣脱了枷锁,瞬间杀死了一名贤者。然而,刚获得力量的加农还没有适应这全新的力量,剩下的贤者们没有犹豫,知道自己的力量已经无法处死获得力量三角的加农,便合力打开了通往“影之世界”的大门——阴之镜,利用这最古老的封印术,把加农封印。

本质上,基于最开始的讲解,“影之世界”是与现实世界互无交集的。阴之镜是创世女神留下的,影之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唯一连接。海拉鲁王国将阴之镜保留,就是为了警示后人心怀恶念之人占有黄金圣三角之力的后果,借此进一步证实王室占有黄金圣三角的合理性。阴之镜同时也作为海拉鲁王国的一种刑罚,触犯相应法律的人则会被发配至影之世界,之后的余生只能以影子的形式苟且偷生。

然而,让贤者与塞尔达公主都没有想到的是,加农竟然能再次从影之世界回到现实中来。当然为了实现这一点,加农也做了诸多行动。刚进入影之世界的他就找到了不甘生活于影之世界的赞特,在加农的蛊惑下,赞特利用加农赐予他的力量赶走了影之世界的王,并且将生活在影之世界的诸多普通人变成了怪物,让这些无辜之人成为其反攻“光之世界”(与“影之世界”相对的海拉鲁大陆)的士兵。

加农凭借力量三角之力与海拉鲁大陆的连接,将影之世界的魔物传送到海拉鲁,影之世界自从上古时代就一直积蓄的怨念终于找到突破口进而爆发,影之世界直接作用在了海拉鲁大陆上。在加农聚集力量的同时,赞特也率领着自己的魔物大军攻占了海拉鲁王城。为了现实世界不被赞特毁灭,塞尔达公主选择向赞特投降。这一因无力而被迫的选择,让塞尔达公主十分痛苦,她知道尽管海拉鲁会被黑暗统治,但只要存活下去,就能等到机会。

另一面,一位来自奥登村的青年因自己的青梅竹马被突然袭来的哥布林抓走,而紧追怪物。没想到在追逐途中,影之世界降临,青年意外闯入了影之世界。在影之力的影响下,青年变成了一只狼的摸样,狼遇到了一个名叫“米多娜”的类似于影界精灵的生物。在米多娜的帮助下,狼成功逃离影之世界,继而前往已被黑暗控制的海拉鲁王城,找到了知晓世界崩坏原因的塞尔达公主。塞尔达公主在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给了这位青年,同时也将希望寄托在了他身上,公主相信,这位青年就是此代的勇者。而这位青年的名字,叫做[光之勇者]林克。

林克与米多娜两人为了消灭赞特而踏上征途。一开始的目标是收集分散在世界各地、赞特用以光之精灵的影具。然而,就在找到最后一个影具之时,赞特突然出现,他不但夺走了影具,还利用光之精灵光的力量侵蚀了影之生物米多娜的身体,眼看米多娜与林克两人要被赞特处死,刚被解封的光之精灵牵制住了赞特,狼林克得以拖着因强行被拽入光之世界而奄奄一息的米多娜逃向城堡。

林克把米多娜带到公主这里,此时,公主知晓了米多娜的真实身份,她知道拥有影之力的米多娜是助林克打败赞特的关键。她决定献出自己所有的力量,以换得米多娜能以真身形态存活于光之世界,失去力量的公主昏迷了过去。

一开始原本只是想拯救影之世界的米多娜,见证了塞尔达与林克两人的努力,她的目的便多了一个:在拯救影之世界的同时,也要拯救海拉鲁。两人找到了塞尔达公主所说的勇者佩剑——大师之剑,之后便到世界各地寻找阴之镜的碎片——赞特可以通过加农的力量任意穿梭于光影两个世界,为了利用这一特性,赞特打碎了阴之镜,让海拉鲁人无法前往影之世界。尽管没有影王室血统的他无法彻底摧毁阴之镜,但现在的赞特已然处于一个极为安全的状态。然而令赞特没想到的是,竟然有人,还是单枪匹马,战胜了他所布置的魔物大军,收集齐了阴之镜碎片。

林克之所以能够越战越强,自身战斗经验的补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便是林克遇到了一名恩师——一名身穿黄金盔甲的骷髅人,而这名骷髅人正是“光之勇者”林克(此代勇者)的祖辈,曾多次拯救世界于危难的“时之勇者”林克(前代勇者,上章所述之林克)。由于“时之勇者”的心一直牵挂着这片海拉鲁大陆,以及与他所对应的加农并没有被消灭,强大的意念使得他死后灵魂也没有消散,而是聚集着,等待着下一代勇者的出现。遇到了这一代的光之勇者——同时也是他的子孙——的他,将自己毕生所学之剑技,全部传授给了光之勇者。至此,时之勇者林克才彻底放心。

林克与米多娜两人通过了修复完整的阴之镜,来到了影之世界,最终林克利用大师之剑的驱魔之力,打败了赞特。

原本以为一切就此终结,令林克二人没想到的是,积聚完邪恶力量的加农再次卷土重来,原本就拥有力量三角力量的他,此时又得到了影之世界的力量,他趁林克与赞特搏斗的时候,闯入了海拉鲁王城,控制了昏迷的塞尔达公主。为了彻底终结这场灾难,林克不得不面对这位有史以来最强状态的加农。林克与米多娜两人与加农进行了殊死拼杀,才救出了塞尔达公主,米多娜原本想要以耗尽自己的全部力量与加农同归于尽,但加农过于强大,米多娜的献身只削弱了加农的部分力量。

恢复意识的塞尔达目睹了米多娜的献身,这一刻,米多娜与塞尔达完成交接,一直在背后默默付出、承担着压力的塞尔达此时要与林克两人共同直面这灾难的幕后主导。公主开始呼唤被林克解救的光之精灵们,应公主的呼唤,光之精灵汇聚他们的力量,打造出了一把凝聚着光之力的神弓。塞尔达手持光之矢与林克共骑一匹马,两人合作,塞尔达封印住加农的行动,林克趁机输出。

经过几轮消耗,加农终于被逼入绝境。他堵上自己的一切,开始与林克展开一对一的剑斗对决。两人叉招换式,林克在使用时之勇者剑技招架加农攻击的同时,也在观察着加农的一举一动,在那严密的防守以及强力的攻击背后,一定存有破绽。那一瞬,林克抓住了这一瞬的机会,击倒了加农。林克跳到空中,使用时之勇者教给他的第一个剑技,将大师之剑狠加农的胸口。就此,这位跨越了两代的加农终于被击败,与其一并消失的,还有寄生在海拉鲁大陆上的邪恶力量。

一转眼,林克看到了瘫坐在地上的米多娜——米多娜被光之精灵救活,而此时的米多娜变成了大人模样,或者说,是恢复成了大人模样:米多娜正是影之世界原本的女王。同样的,为了防止影之世界再次对海拉鲁大陆造成破坏,在与林克塞尔达两人做完最后告别后,进入阴之镜通道的米多娜选择用影王室代代相传的决断之力,彻底摧毁了阴之镜。就此影之世界与海拉鲁大陆彻底失去连接。【《黄昏公主》结束】

此次事件后,海拉鲁大陆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和平,尽管后世加农妄图借助魔神古夫的力量再次复活,但后一时代的勇者又成功利用四支剑将加农与古夫重新封印,这一时间线的故事也就此结束。【《四支剑+》结束】

“成年线”对应的是失去成年时之勇者的那一条线。尽管此世代的加农已经被成年时之勇者林克消灭,但塞尔达还不知道,自己“将林克送回其原本的世界”这一善意的行为,会给整个海拉鲁带来灭顶之灾。

由于塞尔达公主擅自波动时间线,使得本世代的勇者突然缺失,终焉之主的诅咒也因此产生了时间错位。所导致的结果便是许多年之后,当加农再一次转世时,与之对应的勇者却并没有出现。因黄金圣三角再次分裂而手握力量三角的加农,轻而易举的统治了整个海拉鲁。黑暗之力长时间笼罩在海拉鲁大陆之上,已经对整个海拉鲁大陆自然生态的运转产生了影响,无力的人们便请求创世女神清除这世间的邪恶,女神以怜悯的心态,接受且回应了人们的祈求。

但女神们并没有直接将加农消灭——毕竟加农是被力量三角认可的人,而是以一种近乎等价交换的行为将世间的黑暗之力驱散:女神告诉人们让他们躲到高海拔处,继而降下不止息的大雨。雨水在清除了黑暗的同时,也淹没了海拉鲁大陆的绝大部分土地——选择了不作为向神请求,就一定要承担相应的代价。

多年过后,海拉鲁的主体变成了汪洋大海,画面上只有几块小岛以供人类居住。这次洪灾改变了海拉鲁的整体生存环境,许多种族为了适应新环境而再次进化,原本类人的科奇里族身体变得又小又轻盈,并改名为克洛格(呀哈哈),一部分佐拉族也进化成了拥有翅膀的利特族。

这次洪灾也极大削弱了加农的力量,从洪灾中逃脱出来的加农妄图东山再起,这一次,他希望集齐所有的三角之力,以让其重回巅峰状态。加农知道智慧三角是被海拉鲁王室的塞尔达公主掌控,通过这一线索,加农派魔物去寻找与塞尔达公主拥有类似种族特征的女孩子——拥有尖尖耳朵的女孩子。

也正是因为此,此代勇者与加农建立起了直接矛盾——加农的魔物将此代[风之勇者]林克的妹妹掳走了。为了救回自己的妹妹,林克在偶然相识的海盗大姐头泰特拉的帮助下,来到了加农的总基地“魔兽岛”。初出茅庐的林克自然不敌怪物,连加农的下属魔物都无法打败,更不要说加农了。

林克被怪物从魔兽岛击飞,待林克醒来后,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会说话的船上。这个自称“赤狮子号”的船指导着林克通过神之塔来到了海拉鲁王城海底遗迹,尽管一直沉于海底,但海拉鲁王城一直被神之塔的神力保护着,原因则是守护一件宝物,在保证不被加农发现的同时,等待宝物真正主人的到来。这件宝物,正是前代时之勇者林克所带的佩剑——拥有驱魔之力的大师之剑,而其等待着的主人,正是新一代的风之勇者林克。

此时的大师之剑已经因力量消散而萎缩,但其拥有的力量依旧帮助林克打败了加农的下属魔物——重回魔兽岛的林克打败了曾将其妹妹抓走的怪鸟。泰特拉与林克想要趁胜追击,一举打败加农,不料林克的实力依旧与加农相差悬殊。这次进攻反倒是让加农获得了重要信息——因为三角力量的共鸣,加农发现泰特拉拥有智慧三角的力量。没等加农反应过来,利特族趁机将林克与泰特拉从魔兽岛救了出来。随即,赤狮子王便向不明情况的泰特拉与林克坦明了真相,泰特拉正是转世的塞尔达公主,而自己则是曾向女神祈求消除黑暗的老海拉鲁王。老海拉鲁王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十分悔恨,强大的意念让他坚持到现在,尽管变成了一艘船,他也要等到下一代勇者的到来,助他战胜加农。

此时,加农已经得知了泰特拉的身份,赤狮子王告诉林克,现在必须争分夺秒,在加农发现泰特拉藏身之处之前,必须完成两件事,一是收集分散在大海当中的勇气三角碎片,而则是为萎缩的大师剑开光,这两件事是打败加农的关键。林克与赤狮子再次航行于大海之上。

然而,当身负勇气三角力量,手握完整大师之剑的林克回到泰特拉的藏身之处时,却发现泰特拉已经被加农带走。林克火速来到加农所在地,要与加农展开最终对决。期间,林克没有抵御住加农的突然袭击,自己身上的勇气三角之力也被加农夺走。

正当加农想要通过集齐的黄金圣三角许下愿望时,在旁边一直潜伏着的老海拉鲁王突然出现,截了加农,对着完整的黄金圣三角许下了他的愿望——让代表旧时代的海拉鲁完全沉没,让尚存于世的海拉鲁人拥有一个更为美好的新时代。这是因悔恨而痛苦的经受时间惩罚的海拉鲁王,对自己的行为进行彻底反思后,许下的一个愿望:旧时代的存在对于现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裨益,而美好的新时代必须通过这一代人自己的努力,才能够实现。等价交换,有所付出,才会有所收获。

被海拉鲁王惹恼的加农开始了最为疯狂的反击,清醒了的林克与塞尔达两人合力将大师之剑直加农的头颅,加农再一次被封印。而这一次,因为海拉鲁王许下的愿望,加农也就随着海水的覆盖彻底与这个世界隔离。与之一起被隔离的,还有代表着海拉鲁的,最后一代海拉鲁国王,对于风之勇者来说,称他为“赤狮子号”才更加亲切。泰特拉让海拉鲁王与他们一起离开即将被海水淹没的城堡,但海拉鲁王已经做好了选择,他要与自己曾一直守护着的海拉鲁一起被尘封。代表海拉鲁旧时代的残余皆被海水浸没,而新生的希望则寄托在了新一代人身上。

被神力护送出海面的林克与泰特拉深感肩上责任之重,两人便选择出海航行,为海拉鲁人寻求一个更适合他们的新大陆。【《风之杖》结束】在旅途中,林克一行人又进入到了一个如织梦岛一样的梦境之地。在从梦境中挣脱出来后,林克、泰特拉继续航行。【《幻影沙漏》结束】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找到了一块新大陆。大陆上的人们十分欢迎他们的到来,并且接受了让海拉鲁人定居过来的请求。

海拉鲁人在定居过来的同时,也将海拉鲁原本的秩序与文化带进了这座小岛上,被文化渗透的这片新大陆也开始尊海利亚女神转世——泰特拉(塞尔达)为统治者。完整的统治机制再一次被建立起来。

这片大陆上也拥有着一个魔物——一个名叫“玛拉多斯”的魔物曾统领这片大陆,人们为了终结他的暴虐统治,发动了灵魂战争。为了将其彻底封印,人们将魔物在大陆中心的灵魂塔之中,并且以灵魂塔为枢纽,向外延展铁路轨道进而联通大角的四个神殿,让神殿汲取所处方位的大地的力量,再把这力量通过轨道传送到灵魂塔,以此为灵魂塔提供源源不断的力量,维持对玛拉多斯的封印。

过了百余年,后世塞尔达公主被手下的大臣背叛,大臣妄图召唤出玛拉多斯,破坏了覆盖在大陆上的灵魂轨道,并夺走了塞尔达公主的身体,想要以公主身体为献祭,塞尔达只能以灵魂状态存于世间。灵魂状态的公主想要寻求帮助,但求了一圈,没人能看见她。终于,她找到了知晓她存在的人——火车驾驶学徒[灵魂勇者]林克。她向林克寻求帮助,两人来到大陆中心的灵魂塔,向塔内的智者安吉寻求帮助。在安吉的指引下,林克与塞尔达两人相互协助,终究是修复完了灵魂轨迹。为了夺回塞尔达的身体,林克与灵魂塞尔达深入灵魂之塔,利用安吉给予他的圣剑,彻底消灭了大臣以及玛拉多斯,这片大陆就此彻底摆脱了黑暗力量的威胁,大陆得以继续发展。【《大地的汽笛》结束】这一个时间线到此也已结束。

由于《旷野之息》官方并没有明确其在时间线中的位置,所以这一次就不再对此过多讲解(可能之后会单独开一个贴子讲)。抛开《旷野之息》,塞尔达系列所有的游戏故事串讲完毕,其中由于自己在之前的帖子中就曾提到过相应剧情,为了文章的整体节奏,有几部塞尔达剧情我就没有细致讲解,想要详细了解的朋友可以看文章开头所列出的索引。在整个时间线中许多令人匪夷所思的、逻辑矛盾的设定,我也进行了相应的修改与填充,用自己的理解将故事进行的更为通顺。

TOP